法道典籍-正法正道修行典籍 佛法网 道法网 正法网

?找回密码
?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62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上清三元玉检三元布经

[复制链接]

260

主题

268

帖子

844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844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3-10-3 21:37:01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上清三元玉检三元布经
 
  高上三元布经,乃上清三天真书,上真玉检飞空之篇,上元检天大录、下元检地玉文、中元检仙真书。如是宝篇,高上皆刻金丹书,设以自然云锦之囊,封以三元宝神之章,藏於九天之上大有之宫,金台玉室九曲丹房。南极上元君主之,以上元朱宫玉女七百人,侍卫神真心太上又以灵虚玉童三百人,执巾散香。至清虚元年,元始天王於明霞之馆太霄云房下教,以授三天玉童,使部统三道,总检万仙。依太真之科,七千年听传已成真人,自非刻书玄图,记录於未生,不得妄披灵文。高上以五帝神兵辅於上真,检於漏慢,其禁尤严。太上大道君受之於玄古先生,以传玄都仙王,西王母受之於九天王,以传扶桑大帝君,大帝君以传后圣金阙帝君,金阙帝君以传上相青童君。今藏一通於东华宫,依科七千年当传以成真人。太上道君命五老仙都符四极五帝,辅卫灵文,检於漏泄。有妄说篇目,罚以风刀,轻传慢替,七祖充责,己身负考,长役鬼官。
  三元篇曰:玉检之文,出於九玄空洞之先,结自然之气以成玉文,九天分判,三道演明,三元布气,检御三真。天无此文,则三光昏翳,五帝错位,九运翻度,七宿奔精。地无此文,则九土沦渊,五岳崩溃,山河倒倾。学无此文,则仙官不降,地官不营,九天之上不书玄名,徒劳为学,道无由成。其法高妙,三元秘篇,有得其文,位加仙卿。
  上元玉检检天大录,皆九天布炁玄图真文,九天官号部御天真。得备其文,则得遨游九天之上,寿同劫年。得见其篇,则九天书名,轮转生宫,化而更仙。恒能修行九年,得奉迎圣君於上清宫。
  下元玉检检地玉文,皆九天布气玄文,检九地之灵。得其文,则能飞行太空,九阴不敢拘兆之魂,游行五岳,履涉河源,群灵稽首,万神奉迎。得见其篇,则化上九天,转轮更生,九变成仙。能修其道九年,则入水不陷,入火不然,三元下降,白日昇天。
  中元玉检检仙真书,皆九天隐文,命仙之章。得备其文,则仙官侍庭,降致神芝自然灵药。修行其道九年,天仙降真,地仙降灵,飞仙降轿,乘空飞行,上昇玉清。得见其篇,九天书名,轮转生宫,化而更仙。
  三元篇曰:学无玉检之文,九地灵官不来敬迎,山海司灵不卫身形,天仙、地仙、五岳飞仙不降云軿,九天之上不领玄名。不诵咏玉章,天不降真,万魔侵景,求飞反沉。身佩玉检,三元齐轮,出空入虚,变化无间,履水蹈火,翱翔九玄,身洞紫虚,神映金颜,七十二相,朗耀太空,主司三天,位总群仙。故非已成真人,不得轻传。

上元检天大录
  上清玉景丹灵洞天上元三元玉检文,以授上清真人,佩游诸天,检御太空,摄领群真。得佩此文,位同灵仙,诸天敬护,五帝司迎,九年得见三元君,奉诣上清宫。
  受此文,斋九日,青笔书九尺黄缯上,祭之於本命之岳,然后佩身。九年未昇者,当又祭,投书於青烟之霄,则得上清玉景宫给以五色云车,奉迎受者身。
  清虚元年岁在庚寅九月九日,上甲直辰元始天王,清斋上清宫,告盟无上无巅、无色无景、无形无名、无祖无宗、无极洞清九玄自然无数劫,道授三元玉检文於三天玉童,使付后学有玄名,应为上清真人者,定名於丹台金藏玉策,紫文琼札,奉迎圣君飞行上清宫,俯仰上清洞清自然官号,侍卫上真,检天招仙,制魔役灵,降致云车,奉迎某甲身,皆如太真九天盟文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左灵飞仙玉虚侍郎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右灵飞仙玉虚侍郎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束方青帝元皇太真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南方赤帝元皇太真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西方白帝元皇太真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北方黑帝元皇太真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中央黄帝元皇太真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左虚领仙玉郎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右虚领仙玉郎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九玄上虚飞龙功曹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九玄上虚飞仙功曹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九玄上虚上元功曹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九玄上虚中元功曹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九玄上虚下元功曹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上清玉虚飞仙使者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上清玉虚飞仙#1使者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上清玉虚真仙使者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上清玉虚太仙使者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上清玉虚上元使者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上清玉虚中元使者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白然上清玉虚下元使者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玉清金晨玉童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玉清太华玉女九千人。
  无上洞清混吨自然三元上真辅仙各九千人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飞霄玉仙之炁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三素飞云之烟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五色流霞紫烟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青帝飞轮流烟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赤帝飞轮流烟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白帝飞轮流烟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黑帝飞轮流烟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黄帝飞轮流烟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青霞飞琼羽盖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赤霞飞琼羽盖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白霞飞琼羽盖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黑霞飞琼羽盖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黄霞飞琼羽盖各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东岳緑辕飞軿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南岳丹辕飞軿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西岳素辕飞軿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北岳玄辕飞耕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中岳黄辕飞軿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上元玉真气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中元玉真气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自然下元玉真气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上元自然玉仙气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中元自然玉仙气九万重。
  高上洞清紫虚空洞下元自然玉仙气九万重。
  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检天辅仙飞玄骑各九亿万众。
  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检天辅真飞腾骑各九亿万众。
  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检天辅神飞行骑各九亿万众。
  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检天神帝腾空骑各九亿万众。
  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检天辅灵腾虚骑各九亿万众。
  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青帝飞轮策空骑各九亿万众。
  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赤帝飞轮策空骑各九亿万众。
  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白帝飞轮策空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黑帝飞轮策空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黄帝飞轮策空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东岳飞仙腾空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南岳飞仙腾空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西岳飞仙腾空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北岳飞仙腾空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中岳飞仙腾空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飞琼羽盖策辔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飞辕緑軿策辔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检天制地龙腾吏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招真生芝玉仙吏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神丹生仙吏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金真流光耀电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阴精兴云降雨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阳明照耀檄气逐电骑各九亿万众。
九天玄元太空洞虚自然云门执节命光骑各九亿万众。

 
 
 
 
 
  右上元检天大录文,以青笔书九尺黄缯上,佩身。书当诣本命之岳,祭天真,告九玄,盟五灵,然后佩焉。九年道未降,当缮书二通,如法登岳,更祭天毕,便烧之,余灰扬之青烟之霄,一通埋之本命之岳,令深九尺。所谓上告九天,下告五岳灵山,中告万神,永得生也。

下元检地玉文

  右三元玄台玉检紫文,一名九天真书元始检地之录,一名三元虎书,一名飞天上真,以告六天万灵之精,制山川,检九地之灵。佩文役使玉女九千人,太平得迎圣君於上清宫。受者以黄笔书青缯上,同祭之於本命之岳,然后佩身。九年未昇天,当又书一通烧之,令灰扬於青烟之霄;又书一通埋之本命之岳,令深三尺。佩以文以游八方,涉、五岳、履河源;制地灵,使万神,九年得乘三元之軿,上昇三元之宫。不得冒秽入淹,触作天真,轻告宣露,七祖充责,身亡失仙。

中元检仙真书
  检仙真书,一名太真阴阳灵录三元章,乃三天九灵上微隐文。天地有大劫之数,经八千劫,其文则一见三元玄台,直符三百人,玉女九十一人。佩者一形之神,皆受号自然玉仙也。无此文,则形神不变,垢魂彷徨;彷徨不定,则神与邪交;神与邪交,则有灰落之期。形神不变,则不得召仙官,命上真,及诵万遍玉章也。万遍玉章,皆九天太真万神尘隐名,诵之则九天骇听,万仙束带。身无检仙之文,而轻命仙官,摇动九天,仙不为降,天不为纳音,魂飞魄散,神惊气奔,宫宅振溃,赤子扰丧,天魔生祸,身则灰亡。学有此文,则不修自仙,太平期至,奉迎圣君於上清宫。自无玄图帝简,刻书丹文,不得妄告宝篇,轻泄七祖充责,长闭鬼官,己身亡命,不得又仙也。
  郁绝上真三元检仙仙气九灵隐字文,西沙方台中之书也。南极上元所受,黄上真辅天元检仙魂。得佩此文,上充仙官到庭,百日入室思神,得见上元之君,授子真书,自然飞行上清宫也。无此文,不得行仙道召真,身被殃。
  玄上生真检仙气三元大告紫文,则三元台中之隐书。佩之入室,思真九十日,秽气自消,则见三元大君,授之真书,九年得飞行空中。无此文,不
得行仙道召仙官,身被殃也。
  高上太上生真书检仙气紫微玄宫飞天真文,天地大劫周,其文则见於五岳之室。得佩之者,入室思三元百日,精念无异想,则见真神降子形也,能役仙官,取自然之物也。慎履生死之夸。无此文,不得行仙道,轻召天真,没身不仙也。
  主禁诸天真人诵九天上书,不得佩此文者,罚之九天刺奸也。得佩此文,九天丞相主召检天元制仙官,精思一年,得见九天真王,或见一人九头,乘九色之凤,降兆形也。见之勿恐,此九天真王主录上真也。但南向伏地,启乞求仙,自当得授九天之书也。
此文,不得轻诵三十九章大洞真经也。犯之九祖充考,身为九天刺奸所罚,不出百日必灭命也。
  高上玄微玉检三元文,刻书灵都北房之中,天书玉字,字方一丈,直符七百人,玉女八十二人。佩其文,百日精思,三元降房,子自然知天中之音。无此文,不得妄行飞仙之道,身则被殃,七祖充责,失仙之品也。
  紫微玄宫飞天检文,刻书晨登之台,照明九天之上太清上宫,元始天王授西王母,招召五岳山海灵仙之官。精心静念,百日见神,自知九天中隐名。佩者致仙官。无此文,不得诵消魔上经,身被大殃,慎之慎之。
  玄上飞天中书检仙之文,刻三元之台,万始先生所出,以传高上人,召仙致真。受者祭五岳,百日精思,见一躯三头之神,降兆之房。无此文,不得八节日妄行求仙之事,身被殃也。佩之神真通达,给玉童十二人,传说所诵,上闻九天也。轻泄七祖充贵,勑五岳符魔灵考,对罪魂也。
  右九天龙书三元空洞玉检飞玄文,刻题九天三关之门,主禁诸天真人。诵九天上书,不得备此文者,罚之九天刺奸也。得佩此文,九天丞相主召检天元,制仙官。精思一年,得见九天真王,或见一人九头,乘九色之凤,降兆形也。见之勿恐,此九天真王主录上真也。但南向伏地,启乞求仙,自当得授九天之书也。无此文,不得轻诵三十九章大洞真经,犯之九祖充考,身为九天刺奸所罚,不出百日必灭命也。
  元始玄空飞天中书三元玉检文,元始天王刻书金墉之台,经万劫一传。得见此文,四极即书名於东华。佩之精思三百日,目不他视,心不异想,即见元始天王。见元始天王,便寿万年。
学无此文,不得入名山,游五岳,行飞仙之道。五岳不受,人天魔伐身,必被大殃也。
 
  太真金书九天上空洞隐文,九天父母书之凤生台,直符八百人,九千年九天一开,九天开则九日俱明於东方,此文则自明於得道之人,南轩之上也。若有玄名帝录,四真亦降授於兆身。得有此文,九百日精思定神,克见九天父母也。得见九天父母,无复死没之期。无此文,轻行万遍之道,招召仙真,身必被殃,七祖充役,不复又仙。
  维年月日,某岳真人某甲,从先生某甲告盟受文,今登玄坛,告天启授,某岳先生某甲,关五帝五岳三官九府上真四司,奉文之禁,如太真科不泄之盟。佩游诸天诸地诸水名山,无亿数自然天官,莫不敬迎,灭魔降仙,飞行太空,奉迎圣君於上清宫。九天当投文九天某甲,轻慢天文,妄泄告人,某甲七祖长责鬼官,身受风刀之考,死负九原之役,不敢蒙仙。
  书文皆以黄缯为地,青笔书之,以朱笔规四面,以宝密天真也。受者对斋七十日,或二十七日,或七日。弟子赉上金五两,凤文之罗九十尺,緑文之缯三十二尺,诣师共登本命之岳,受三元之文,当北向安座,以香蔬饼果设之盛盘,清油九升设以九灯,罗列一座,以绯罗五尺设文,别安按上,置中央,又以一按请信物,置东面。弟子西向伏,师向北叩齿三十六通,祝曰:
  今日上告,天真散灵,八景徘徊,九帝临庭,三元解带,上关三清,是日弥昌,万愿利贞,谨登玄岳,告盟五灵,饁果招真,以表至情,四司五帝,玄监我形,天真来降,我道洞明,携契同盟,飞登上清。
  毕,仰咽三十六气,心拜五方,还北向,长跪上告:
  九天太空太虚玄灵高上元始道君、上清玉皇众圣大仙灵官监真真仙四司帝君,臣昔从先师中岳先生张君,奉三元玉检秘固灵篇,不敢轻宣,九五促度,灵运推迁,圣君临正,上选皇臣,以补上真。今有某岳先生某甲,夷心静默,仙学寻真,积涉未降,今心期高上,启誓告灵,禀受宝篇,仰希神仙即日启度,如太真之盟,天仙下降,监映某甲身,修行上彻,俾得道真,飞行玄虚,昇入三清。轻泄告人,宣露天文,某甲以生死父母、七祖种根,长闭地狱,万劫不原,身没鬼官,不敢又仙。毕,师读文竟,起长立,左手执文,弟子长跪,右手受文,二人同以余手指天西北角,弟子仰祝曰:
  上告九虚,下誓五灵,禀受天文,敢违盟言,轻泄放露,疑贰天真,生死父母,九祖种根,及身长没,同负河源,三途五苦,万劫敢怨。毕,便去。
  三元玉检八会之道,太空之隐文,九天之秘奥,上清之奇篇,灭天魔於存祝,招玉仙於自然。学得其法,举动合真,身生水火,变化万端,存思上彻,三元降形。学无玉文,如树无根,徒劳精诚,疲顿身神,天真不降,体不结仙。轻诵宝经,骇动九天,刺奸所考,殃灭兆身。故上天有俯仰之仪,经有品次之格,更相制御,上下相倾,气气备足,乃应自然。三元为总他之主,五帝为纠罚之官,禁於轻学,不全天文,纠於漏泄,罚於风刀,生死之对。慎而修行、如高上之道,易为神仙,而患为学越略天文,触罪犯禁,便收考殃。皆由见浅学狭,不极道原,空体招真,真何由降焉。道既不降,天魔乘空。故学宜广访,寻诸名山,履万试而不退,经九难而殊勤,然后始可得闯於天文、克当为四极真人玄授於宝文,备炁成仙也。但遇一卷而坐听,希天真於一言,将譬渊下之鳞,望飞九霄之端,如此之学,岂不劳乎。
  南极上元宝秘玉检之文,自无金骨玉髓,玄名帝图,不得见其篇第。纵复漏泄,为凡猥所得,不过百日,必为天灾所罚,经自灭也。若运遇灵师,登盟启授,而不依年限,妄以示人,考及九祖种根,身负风刀之罚。若百年之中,有上学真人佩修至经,未见是文,听传二人。当先登灵岳,告盟九天,然后听得示以玉文。不得无所告誓,而轻泄至真,伐以五帝神兵,摄九祖於地狱,灭已身於三官,责三徒於负石,加五苦於刀山。若不顾於祸福,亦无烦於求仙也。
  青童君曰:凡九天上书,太真科文,禁罚皆同一等,至於三元偏宝玉检之文。然玉检文九天官号,检制仙气,万根所宗,何得不秘乎。后学诸君,皆有志尚希慕上仙,而能录宝其文,使清真遗苦诚之言,又不遵承,将非自其命乎。
  佩玉检文,入室思三元君,始思之时,未即得见三元君者,或有异光及他形之神,髣髴眼前,此无怪也,皆是天真试子故也。
  若闭眼见有青紫二色之光,微微来降,此则常肠青真玉虚之气,太素元君虚映之官号也。兆当引气八十一咽,祝曰:
  天真降,道气明,谒三元,朝玉清,登玄台,观神形,受秘号,羽服生,万仙来迎,飞行帝庭。
  毕,如此三百日,克得见太素元君真形也。
  若见赤玄二光勃勃来降,此‘则少阳上真清虚之气,紫素元君虚映之官号也。兆当引气六十四咽,祝曰:
  飞天降,回玉真,入紫清,朝上仙,侍三元,招万神,覩其形,受宝言,我道备,昇九天。
  毕,如此三百日,则见紫素元君真形也。
  若见黄白二色之光郁郁来降,此则中黄玄真太虚之气,黄素元君虚映之官号也。兆当引气三十六咽,祝曰:
  中天徘徊,三气相随,玄母混合,散灵紫微,黄白分判,我道来归,丹琼緑舆,运我昇飞,上诣朱房,三元同晖。
  毕,行此三百日,克见黄素元君真形也。
  若见乱色之光,光无定色,勃勃来降,此则玄阴洞虚之气,白素元君虚映之官号也。兆当引气二十四咽,祝曰:
  三气变化,五色流黄,素晖散真,混合中元,来降我室,我道明分,仰眄
神容,如兰如云,使我道备,上昇玉门,朝谒真形,三元之君。
  毕,行此三百日,克见白素元君真形也。
  若见九色之凤,或一凤九头,此则九天玄母虚映之官,来降兆身,兆道欲成也。慎勿言,叩齿九通,咽气九过,祝曰:
  天降地载,二气交真,三五混合,共成我身,六气同庆,万愿开陈,上享无极,至道来臻,得乘龙凤,驾御紫烟,飞行上清,玉虚同邻。
  毕,心拜九过止。如此九百日中,精思不倦,克见玄母真形,得观真人,寿无极年。
  若见光色明如日月之象,此则九天元父虚映之官,下降兆身,道欲成也。慎勿言,叩齿十二通,咽气十二过,祝曰:
  玄气散真,变化无方,天交地合,虚映太空,迥灵下降,与元混同,八景携契,九帝结朋,得观上真,朝礼朱房,长保天地,亿劫不穷。
  毕,心拜九过止。行之九百日,精思不替,克见元父於兆房也。
  若见一人九头,或着九色斑衣,此则九天真王主录上真虚映之官也,下降兆身,道欲成也。慎勿言,叩齿九通咽气三过止。祝曰:
  九天上灵,元皇之精,三合九变,链化胎婴,回真混吨,虚降我形,掇我死根,延我长生,得同天地,永享亿龄。
  毕,心拜九过止。行之七百日内,克见九天真王对面共言,能飞行九天之上也。
  若见龙头凤身之人,或一乌九头,此则元始天王左治虚映上真之官,下降兆身,道欲成也。慎勿言,叩齿九通,咽气三十二过,密祝曰:
  三道顺行,元始徘徊,玄真映朗,九灵散开,流眄无穷,降我光辉,上披朱景,解滞豁怀,得御飞霞,腾身紫微。
  毕,心拜三过止。行之三百日,克见元始真形,授兆九天上书,飞行玉清也。
  若见一躯三头之神,或一人执五色之旛者,此则五岳仙伯校真主录之官,来察子所修也。见之但正心存思,勿失正也。叩齿三通,密祝曰:
  玄玄黑黑,五帝之神,正气来降,为我致仙,我仙由真,非真莫前,我修玉文,检御诸天,上告元始,普下名山,咸令万灵,来卫我轩,使我飞行,上昇帝晨。
  毕,引气五咽止。行此百日,仙伯降形,克诣兆房,八节之日登山,则五岳奏兆名於东华之宫,九年自然成仙也。
  若见老公,头建黄巾,衣黄衣,腰或带绶,手或持刀,或持九节杖者,此则天中大魔,或是灵山之王,来试子也。勿恐,正心北向,叩左齿三十六通,密祝曰:
  天灸天灸,天庭之庐,北酆不拘,
戏我天书,三道放浪,六凶乘虚,已告北帝,收摄鬼谋,焕落流铃,玉检天符,神真所讨,剪灭无余,急如我命,无稽无留。
  止,便以两手捻两耳后门,三十六咽止也。如此入山及修行,天魔山灵皆灭於口祝森下,不复干试也。正真仙官自当来降,不移年而成仙也。
  若见老姥,头建白巾,衣黄帔紫裙者,此北酆之阴官,大魔之都校也。
  若见女儿,年二十以来,头作三角髻,衣五色之衣,手持金戟,此则北酆都帝之女也,并试兆之真也。当叩齿三十二通,密祝曰:
  飞皇阴环,受生六天,化气承灵,数法百年,三代相推,清爽皆迁,汝独何为,沉伏世间,昨被帝命,检校稽延,速去无留,可得蹔申,别告北酆,摄送魔身。
  止,便以两手急捻两耳后门,引气三十六咽止也。如此行道求仙,万魔灭试,天精摧消,道自成也。不出百日,天真克降,与神交言也。如此皆多闭眼存思而见之,亦或百日对见如前,亦或卧寝梦睡而见之,非志士,亦不感真而见也。既有髣髴大法,不出九年,无不见正真之神也。既见正真,便白日昇天也。
  夫学徒闭眼叩齿,存思神气,而不知光象形色,及真伪之形,徒劳辛苦,终不感真也。见真不知招神,见伪不知灭魔,真何由降,魔何由亡。如王母有西龟之录,旧处万神之形,万真之光,学不见此,何缘得成也。
  夫为存思招神,无洞观之法,上真皆不可即得而降,精诚感彻者,皆有虚映之官,而开其津路也,此克成真之由也。若体有秽累,或学气末备者,天魔山精,莫不先试败之也。有此之试,而不知有灭祝之法,仙无由成也。此有灭祝,行之百日中,魔无不消,真无不降。此微妙之道,非可文论,轻泄此言,考罚生死父母、七祖种根。惟秘惟慎,道克成身。

三元玉检投书祭文
  受法九年,天真未降,当依旧文,书黄缯二通,如佩着之法,祭本命之岳。以香蔬饼果设以一盘,清油九升设以九灯,施北向一座,以绯罗之巾,设文於中央,书三简,布香果之下。受者北向叩齿三十六通,微祝曰:
  上天皇灵,混吨无形,三十九帝,五老上清,日吉启晨,高仙散精,八景徘徊,三元迅琼,流真下降,瞻眄虚庭,兆臣某甲,敢告太灵,昔蒙帝命,授臣宝经,玉检隐文,三元内名,思幽念神,未覩真形,谨登高岳,列奏丹青,投书幽山,焚香八冥,四司五帝,鉴我至情,奏我简文,上闻高清,得降神真,飞入帝庭。
  毕,以一通一简,於坛所焚烧令尽。以和香九种,合上油,灌火上。余灰,因风散之青霄。临扬之时,又叩齿九通,祝曰:
  神反九天,文入九泉,上闻九府,下告河源,我佩三元,玉检隐文,灵真来降,明白不分,重誓高虚,烧香上闻,五灵临映,八帝命仙,降我飞軿,迅我紫烟,运昇太虚,上造帝晨。
  毕,又以一通文,埋着向所烧火下,令深九尺。以盛器设香果填上,筑上令平。又叩齿九通,祝曰:
  上告九天,下告九灵,三官九府,十二仙庭,谨埋玉文,投书太冥,使我昇飞,还返我形,惟须龙驾,同会紫庭。
  毕,以一简埋山之阳,一简埋山之阴,皆深九尺。临埋时,阳简向南,阴简向北,叩齿二十四通,微祝曰:
  三清玄虚,九灵幽微,大运交周,五度相推,上帝有命,天通地开,授臣玉文,总领万机,摄空召虚,群真咸归,真仙未降,三元徘徊,日往时来,道应稽迟,投书玄岳,宣命四非,使我早昇,天真降辉,得乘八景,上登紫微。
  毕,便埋。二处共此一祝也。
  些二元投书上法。此为始学未降上真者施,依年行之一过,天真无不立降於寝房也。若觉便有髣髴与神相覩,此不移年而昇也,无须复投书祭於天灵。为学不见此法,道无由成,神无由降。此学之本。法之妙,惟秘而道感,惟慎而真降,轻露至法,天考立彰。
  紫虚玉清玄无高皇紫素上元太真,某岳先生某甲,字某甲,年如干岁,某月生,上受上元检天文,乞降天真,飞行上清,侍对上元,早获神仙。
  某年某月某日时奏。
 右紫笔书银简上,令长一尺二寸,合文焚之。
  紫虚玉清玄元高皇黄素中元太真,某岳先生某甲,字某甲,年如干岁,某月生,上受中元检仙文,乞降天真,飞行上清,侍对中元,早获神仙。
  某年某月某日时奏。
 右黄笔书银简上,令长一尺二寸,埋山之阳,深三尺。
  紫虚玉清玄元高皇白素下元太真,某岳先生某甲,字某甲,年如干岁,某月生,上受下元检地文,乞降天真,飞行上清,侍对下元,早获神仙。
  某年某月某日时奏。
 右白笔书银简上,令长一尺二寸,埋山之阴,深三尺。
  三元玉简,天真至讳,施之为学仙之本,行之百日,立见神形,愿无不感,思无不降,志无不成。有得此法,白日昇天。
  书简无银,则玉,无玉,银木亦可用。但令直裹白净,无留秽,乃可用之。
  昔宁玄甫受之於皇上真人,未得昇天九年,依文埋之白空之山,入土九尺。后学李仲君,行经白空之室,清斋念道,百日之中,忽见白空之岩有玉文银简,见於室内。仲君登投金青之信,誓虚告灵,跪而奉之三年,遂致三元下降,延寿七百年。仍更诣劳谷子,受真文而昇天。今封一通於白空之山。元君於太空金陵之野,授青虚真人王君,使教后学骨相合仙之人。有得其法,不学自仙也。

三元内存招真降灵上法
  太素三元君,处於高上上清之宫,广灵之堂,晨灯映乎玉真,明光焕乎丹房,三华吐曜於自然,神晖洞朗於九玄,庆灵翳乎玉台,飞烟郁於紫轩,明玄图於上馆,理五符於胎尊,布三元於太素,主生籍於玉门,萧条高轩,独翫妙渊,出游霄观,则日月倾曜,列烛拔根,八风回波,飈荡幽源,琼晖映朗,高霄儛晨,绦霞郁敷,黄云七缠,五老启涂,太帝扶轮,西皇秉节,东华扬旛,九天为之巅徊,太元为之起烟,幽气隐蔼,八景拂尘,顾眄罗於无上,俯仰周乎百圆,可谓至真之高貌,妙化之难量也。
  太素三元君,乃一真之女子,则三素元君之母也。太素元君,虚结空胎,凭华而生,诞於高上上清宝素九玄玉皇天中。厥讳正荟条,字云淳婴,头建宝琅扶晨羽冠,服紫炁浮云锦帔,着九色龙锦羽裙,腰带流金火铃虎符龙书,坐於太空之中,膝下常有丹緑青三素之云,云炁冠覆元君之身。夫欲行飞仙之道,佩三元玉检之文,当以夜半时,於密室之中,北向瞑目,叩齿三通,存思太素三元君服色讳字,乘丹緑青三素飈轮,从玉皇天中来下,入降室内,便心拜於元君,微祝曰:
  三气元精,九天上灵,晨晖朗曜,玉华洞明,三素飞飈,丹辕緑軿,八风
扬轮,流映霄庭,招真致仙,下降我形,上愿利亨,触向皆成,金颜华容,内府鲜明,八景扶舆,骨飞肉轻,上昇丹台,朝谒玉清。
  毕,咽气二十四通止。开目,便讽玉清上宫琼瑶萧条之唱,以和於形魂之气,欣於太素之高真。唱曰:
  太元连玉清,三曜洞高明。八景回晨风,散云蔼飞灵。圆轮掷空洞,金映冠天精。玉华结五老,紫烟运霄轮。乘气荡玄房,委顺拔所经。金姿曜九霞,玉质耀寒庭。幽童回孩眄,老艾还反婴。帝一固泥丸,九真保黄宁。视眄万劫外,齐此九天倾。
  毕,心拜,咽液三过,都止也。
  太素元君长女,曰紫素元君,即无英君之母也。紫素元君,托琼胎於紫胞,含虚秀於玉户,结灵胤而体真,凝神挺於自然。厥讳翳郁炁刃,字安来上,头建太真晨婴之冠,三角髻,余发散之随腰,上着紫锦祫,下着飞霜罗裙,又带灵飞之绶,坐於太空之上,常有紫炁之云,冠覆於元君之形。夫行飞仙之道二,佩三元玉检之文,当以夜半时,於密室之中,北向瞑目,叩齿三通,存思紫素元君服色讳字,乘紫云三素飞轮,从上清来下,入兆洞房宫左。便心拜於紫素元君,微祝曰:
  三元高灵,紫素云輧,策空蹑虚,徘徊霄庭,流真下眄,骋盖华精,三关安镇,洞房朗明,骨化肉昇,内外飞轻,东华刻简,皇老记名,三真降布,我道长生,上享元吉,靡有不成,得乘飞景,上昇玉清。
  毕,咽气二十四过,开目,更讽玉清上宫琼瑶萧条之唱。其辞曰:
  玄空洞元素,三丹理明机。飞霄蔚紫清,焕落九天扉。自我御灵运,倏钦三阙开。手把天地户,足践五岭梯。顾看群方内,时有应我怀。悟见本非运,遂使高真回。同倾天地劫,相与腾虚飞。
  毕,心拜,咽液三过,都止。
  黄素元君,即太素之中女,中央黄老君之母也。黄素元君,阙讳圆华黄刃,字太张上,头建太真晨婴之冠,三角髻,余发散之随腰,上着黄锦祫,下着五色飞青锦裙,佩凤文琳华之绶,腰带流黄挥精之剑,坐於玄虚之上,常有黄云之气,冠覆於元君之身也。夫行飞仙之道,佩三元玉检之文,当以夜半时,於密室之中,北向瞑目,叩齿三通,存思黄素元君服色讳字,乘三素飞轮,从上清来下,入兆洞房宫中。便心拜於黄素元君,微祝曰:
  三气上真,高灵元神,流景霄房,出入华晨,回真下降,洞明我神,通玄彻微,招灵致仙,检御四运,回劫停年,反老华颜,金容内仙,奉侍三元,上登紫轩。
  毕,咽气二十四过,开目,便讽玉清上宫琼瑶萧条之唱。其辞曰:
  飞霄蔼玄峙,云纲网天罗。清汉通灵韵,妙唱应节和。自我厌息用,奚趣孰云多。始悟三玄启,九度忽以蹉。顾眄大象内,不觉当如何。既无餐童术,烟气降玉霞。自非乘春用,何能保阳柯。
  毕,心拜,咽液三过,都止。
  白素元君,即太素元君之少女,白元君之母也。白素元君,厥讳启明萧刃,字金门上,头建太真晨婴之冠,三角髻,余发散之随腰,上着白锦光明袷,下着飞霜緑锦飞裙,佩六山火玉之佩,凤文琳华之绶,腰带日延耀辉之剑,坐於玄虚之上,常有白云之气,冠覆於元君之身也。夫行飞仙之道,佩三元玉检之文,当以夜半时,於密室之中,北向瞑目,叩齿三通,存思白素元君服色讳字,乘白素飞轮,从上清来下,入兆洞房宫右。便心拜於白素元君,微祝曰:
  素灵洞虚,玄象启真,三合生一,上化自然,天华流眄,降神陶津,回灵曲映,洞曜我身,通明三关,炁布丹田,变化雌雄,合帝神尊,魂安魄宁,长保玉仙,腾景金台,朝礼三元,极灵天地,欢庆欣欣。
  毕,咽气二十四过止,开目,更讽玉清上宫琼瑶萧条之唱。其辞曰:
飈轮儛空洞,咏歌庆云际。萧条朗高韵,散风和玉籁。百奏生绝宇,飞烟骋六辔。豁落遗万累,清衿无豪滞。逸朗遨九野,极灵八圆外。逍遥天地间,岂悟年与迈。
  毕,心拜,咽液三过止。
  玉清上宫琼瑶萧条之唱,乃有九十章。三元君主之,元君恒咏其曲,以和於形魂之炁,庆於九府之真。行三元之道,当讽诵其唱,求感於至灵,招於玄降之津路也。修行此道,不过三年,存思三元,将有髣髴,必降兆形也。得见三元,便寿万年。
  高上以三元为洞根,太丹以三元为至精。三元含真秀景,凭虚而生,处於高上上清宝素九玄玉皇天中,凝神太漠,恬真灵关,上总万司,普领群仙,检掌宝章,典於洞文;中统图录,得道之名,生死简札,咸隶之焉;下制五岳,山海河源,上治无上,下治洞房。
夫为学者,当咏妙唱於寂室,散玉音乎九空,则七祖受惠於高上,幽魂更生於胎仙,变元父於灵都,欢玄母於玉房,积感发乎精情,密思彻乎太空,披神颜於妙想,招灵降於自然。三年克得朝礼於太素,覩真形於三元也。
  太素三元君、三素元君隐名讳字,皆空虚自然之号,结紫虚之韵而生音焉。有知白素元君之名,三年存思,克见白素元君真形;见白素元君真形,则寿三千年。有知黄素元君之名,三年存思,克见黄素元君真形;见黄素元君真形,则寿万年。有知紫素元君之名,三年存思,则见紫素元君真形;得见紫素元君,财寿三万年。有知太素三元君,寿与天地同久,存思则见太素三元君真形;见太素三一元君,寿与天地相倾。宝名至讳,高上所秘,有知之者,玄记书名,三元以上宫玉女十二人,侍卫其身。轻告宣泄,七祖充责,己身亡命,三徒五苦,万劫不原。

三元隐朝内仙上法
  凡受三元玉检,修行三元之道,当於密室朝太素三元君。常以正月十日、二月九日、三月八日、四月七日、五月六日、六月五日、七月四日、八月三日、九月二日、十月十一日、十一月十二日、十二月十三日,夜半於寝静之室,烧香,北向心拜三过讫,坐卧任意,稽首心祝曰:
  谨启太上大道、高虚玉晨、太素紫宫三元帝君、中央黄老、无英、白元、玉皇大帝、五老高真、太极皇精玄皇玉君,某甲是大洞三景弟子,谨以吉日之夜,天关九开之间,上闻太上太素三元、三素元君、玉皇真君前,乞得长生世上,寿元亿年,时乘黄晨緑盖龙辕,上诣紫庭,役使万神,侍卫四明太素帝君。毕,心拜三过,仰咽九过止。常当行之,勿令人知也。此太极真人隐朝三元,夜礼愿之道也。

上清三元玉检三元布经竟
#1飞仙:疑当作『天仙』。
 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法道典籍 ( 冀ICP备13018316号-1 )

GMT+8, 2019-10-8 03:49 , Processed in 0.071020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?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